会抽奖的科学家

第0722章 凭什么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大秦骑兵 本章:第0722章 凭什么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44xsw.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o722章凭什么

    看着张仁轩坐着车狼狈而去,华夏科学院的人出一阵欢呼声,大家都是为国搞研究的,但是以往遇到空间研究所的人的时候,不知为何都是不知不觉就矮上了一头,说话都客气,有啥事都得上杆子求着他们,很多时候本来明明就应该是华夏科学院职权范围内的事情,到头来,还是让空间研究所掌握了主动权,其他不说,单单说科研经费这一块儿,空间研究所每年都要从华夏科学院本来就不太够的经费中挤占走好大一块儿,而军方拨付给空天飞机的科研经费,空间研究所却是一向捂得严严实实,从来不肯漏一分钱给华夏科学院。

    华夏科学院早就对空间研究所意见多多了,但是以往为了大局,同时也是因为上面有人压着,他们就算是有再多的委屈,也只能憋着忍着,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今日这么畅快了。

    不过畅快归畅快,那几个院士还是有些担忧地看着谷雨,他们还真是怕谷雨扛不住上面的压力,到头来,还是要把空天飞机的管控的权限交给空间研究所,那样的话,他们今天就算是枉做小人了。就算是谷雨能够抗住压力,他们也担心让谷雨承担的压力太大,万一把年轻的院长给压垮了,也是一件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

    谷雨却是没有在意院士们的担忧,他做院长只是临时的措施,但凡是上面给他一点压力,他马上辞职不干了,谁还能把他怎么样吗?

    谷雨走到空天飞机前,那三十位院长候选人这会儿正聚拢在空天飞机和货运飞船的周围,神色负责地看着他。本来他们都在参观这两种划时代的交通工具,不过等到张仁轩过来之后,他们都不由得把目光投射了过去。

    这些候选人中本来就有空间研究所推荐的人,还有几个是军方背景的,他们都很清楚空间研究所的行事风格,不用猜也知道张仁轩是来索要空天飞机的。在他们看来,谷雨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把空天飞机移交给空间研究所,这是惯例,也是大势所趋。任凭他们打破脑袋,都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张仁轩竟然铩羽而归,连根毛都没有捞到,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结果,不但张仁轩接受不了,就连他们几个都接受不了。

    见谷雨走了过来,那位空间研究所推荐来的,现任空间研究所第一副所长的院士有些不满地向谷雨表达他的意见。谷雨身为华夏科学院的负责人,怎么能够任由手下人这么胡闹,阻扰张仁轩接管空天飞机,这种错误是严重而巨大的,会严重的阻碍国家航天事业的展。他个人认为谷雨很有必要采取错误纠正这个错误,避免错误扩大化,更不能让国家蒙受更大的损失。

    谷雨翻了翻白眼,这种人不是迂腐,就是睁着眼说瞎话。这世上从来就不缺为了维护个人或者部门的私利,用冠名堂皇的大道理而胡乱给人扣大帽子的人,反过来,别人要是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他们,那就是谋私利,枉公义,眼前这位十有八||九就是一位。他要是让这种人成为了华夏科学院的院长,还不得把华夏科学院变成空间研究所的后花园呀?

    谷雨没有理会他,而是目光在其余二十九位候选人的脸上扫了一圈,让他们都表一下看法,谈一谈是不是应该把空天飞机的所有权益移交给空间研究所?随后,谷雨又一指那艘千吨级的货运飞船,让他们再顺带着谈一谈,他是不是应该让谷科技把这艘货运飞船也捐献给华夏科学院,然后再和空天飞机一样,同样移交给空间研究所使用?

    这两个问题,谷雨其实问的很诛心,先说第一个问题,是否移交给空间研究所?无论是回答是,或者否,都会引严重的后果。

    这艘空天飞机可是谷雨指名道姓要就捐赠给华夏科学院的,结果还没有让华夏科学院焐热,就得让空间研究所拿走,这既违背了谷雨这个捐赠人的本意——必然会严重打击到谷雨这个捐赠人的捐赠积极性,同时也向外界做了一个极其恶劣的示范,这就跟有人向有困难的人捐赠,结果让当地政||府擅自把善款挪用,从根本上讲,是同样的意思——同样也会剥夺华夏科学院这个受赠人的权益,价值至少几千亿华夏币的空天飞机说没就没了,谁愿意,谁甘心?

    而且别忘了,他们现在竞选的可都是华夏科学院的院长之位,在这种节骨眼上都不能够维护华夏科学院的利益,等到他走马上任的时候,如何服华夏科学院的众,如何让华夏科学院的人相信他以后不会成为华夏科学院的“叛徒”,随时准备着出卖华夏科学院的利益?

    反过来,如果回答的是“否”,就一定安全了吗?同样不是,军方是空间研究所的最坚实后盾,上级主管部门很多时候也是倾向于支持空间研究所的工作的。

    本来像空天飞机移交给空间研究所,就是惯例,很常规的做法,你这个时候跳出来说不行,让那些习以为常的人怎么想?就像你每天都给乞丐一块钱,突然有一天不给了,乞丐不但不会感谢你,还会怨恨你霸占了他的一块钱,不给他了。

    就算是没有因为惯性产生怨怼,你光想一想空间研究所背后站着谁,你的腿不软,不打哆嗦吗?得罪了他们,等到日后你登上了华夏科学院的院长的宝座,这些站在空间研究所背后的力量不支持你的工作,你就算是不寸步难行,也差不了多少了。

    再说第二个问题,向国家捐赠的问题。如今华夏不是一穷二白的时候,积极的督促私人或者私营企业向国家捐赠其实不是什么好事,不管捐赠对象是国家还是个人或者什么组织,捐是情分,不捐是本分,没有对错之分,强捐那就更不对了。历史上专门有个词来形容旧政||府的腐败,苛捐杂税中“苛捐”说白了就是强行让人捐献。

    谷雨是很有钱,但是不能因为谷雨有钱,就觉得让谷雨捐献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人家的钱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而是光明正大的凭自己的本事挣来的,愿意如何处理,是谷雨自己的事情,其他人或者组织都没有任何权利去干涉,跟没有权利去强行逼迫捐献。

    铺开了说,你今天能够逼着谷雨捐一架空天飞机,明天就能够逼着谷雨捐十架空天飞机,后天就能够逼着谷雨把谷太空全都捐献出去,再过一天,就能逼着谷雨把整个谷科技给捐献出去。再一天,你可能就会逼着全国的私营业主把他们的公司、私产全都捐赠出去,再过一天,全国上下干脆全都国有化得了,到时候,大家还是跟以前一样,吃大锅饭,等着国家给你安排工作,给你工资?就算是全都国有化,也是有人只能吃糠咽菜,而有的人则可以坐着小车,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而且全部国有化,真的是好事吗?如果是好事的话,为什么还会有改革开放?为什么国家还要鼓励展多种所有制经济的方式,来盘活宛若一潭死水的全国经济?

    就算是不把谷雨的第二个问题上纲上线到是要扶持还是消灭私有经济上,单单说谷雨要不要捐献货运飞船,以及要把货运飞船捐献给华夏科学院还是空间研究所的问题上,这都是谷雨的私事,跟你们有屁的关系,就像是有人闯入你家,指着你家的电视,说还有人看不起电视,你该捐出去,你乐意吗?

    这架货运飞船之于谷雨,大抵上跟电视之于普通人家一样,你都不乐意让别人对你家的电视指手画脚,凭什么就认为谷雨乐意让你指着货运飞船指手画脚呢?

    谷雨的两个问题抛出来后,就面色平静地看着诸位候选人,等着他们给出他们的回答。这也算是对他们的一次现场考验了。

    那位刚才直言硬怼谷雨的第一副所长在谷雨的话音刚落的时候,就跳了出来,直言不讳,就表了他的意见。他认为谷雨理应把货运飞船捐献给国家,这是国家急需的设备,放到国家手中,会挥出更大的作用,而不是搁在谷雨那里,只能用来运送淡水。至于谷雨把货运飞船捐献后,该是放到华夏科学院,还是空间研究所,那就不是谷雨需要操心的事情了,国家自然会做出安排的,不需要谷雨再多操心了。

    第一副所长很聪明,言必称“国家”,“国家利益至上”,这话没错,但是显然在他的眼中,只有他所工作的空间研究所才代表国家利益,就连华夏科学院都得靠边站。

    第一副所长说完后,目光就看向了其他的候选人,其中有几位更是得到了他的重点关照,他希望这几个被他重点关照到的候选人能够紧跟他的步伐,表同样的或者类似的观点,从而实现引导舆论、向谷雨施加压力的目的。

    第一副所长的目光还是很有压力的,马上又有几个候选人站了出来,表了类似的看法。这几个人要么有军方背景,要么就是希望获得军方的支持,表的观点自然是有倾向性的。

    剩下的那些候选人则是面面相觑,谁也不吭声,他们既不想违背昧着良心说瞎话、大话和空话,更不想得罪空间研究所以及空间研究所背后的力量,只能装哑巴了。

    还有几个候选人似乎是想跟谷雨站在一起,但是被身边的人拉了一下,也就不吭声了。

    这样的结果让谷雨蹙起了眉头,他意识到哪怕他已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在民众中享有着崇高的声望,但是这些都是虚的,一旦他置身到了体制内,想凭借他外在的影响,达到撼动体制的目的,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还仅仅是捐赠一架空天飞机的事情,要是后续他想推动华夏科学院的深层次改革,要动很多人的奶酪,很多部门的利益,那时候他要面对的压力、反扑甚至是来自于上层的压制,就不知道会有多么汹涌了,或许会像是海啸一样,让他遭受灭顶之灾。

    谷雨第一次切实感受到了担任这个代理华夏科学院院长所带来的担子到底有多么的沉重,不过越是难啃的骨头啃起来才越香,啃下来的时候所取得的收获才会越大,就算是不为心中的那份责任感,不为华夏长远的科技展,单单为了可能收获的数以亿计的声望值,谷雨都不打算在这件事上轻易退缩。

    这时候,那个第一副所长见已经成功的引起了舆论,而且压制的其他人不敢说话,他马上兴奋地嚷了起来。这就是民意,这就是大家的共识,都赞成他的观点,希望谷雨能够顾大局,识大体,秉着为国多做贡献的精神,把货运飞船捐献出去,国家和人民一定会铭记着谷雨今日的捐献行为的。

    一边慷慨激昂的陈词,第一副所长还带头有节奏的鼓起了掌,随即,他一边鼓掌,一边嚷着——捐了它,捐了它。

    刚才那几个附和的候选人也都跟着起哄,一边鼓掌,一边怂恿了起来。一艘千吨级的货运飞船价值虽然比不上空天飞机,但是卖个大几十亿华夏币,应该不成任何问题,换成他们,他们当然是舍不得捐这么贵重的东西了。但是谁让东西是谷雨的,捐了,他们也不心疼。这会儿自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了。

    谷雨看了看第一副所长,又看了看那几个跟着起哄的候选人,他紧跟着又看了看他带来的那些华夏科学院的院士以及少壮派们,让他有些诧异,但是想想又恍然的是他竟然从这些人的脸上也看到了期许,他们大概是盼着谷雨再来一次冲天的豪气,把这艘货运飞船捐给华夏科学院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会抽奖的科学家》,方便以后阅读会抽奖的科学家第0722章 凭什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会抽奖的科学家第0722章 凭什么并对会抽奖的科学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