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生命

64. 结果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格子里的夜晚 本章:64. 结果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44xsw.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四四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64. 结果

    吕璇比叶山绫晚一周回到东京。叶山绫作为数字图腾日本分公司的总经理,有太多日常经营方面的事务要处理,等到数字图腾总部的会议进入到详细的技术谱系会议的时候,对技术不甚了了的她就和其他那些行政方面的管理者一起离开了。回到了日本,她现自己的行程安排诡异了很多,原先她一直避免的那些和日本其他财团、金融集团、财阀,乃至于官方的酒会、招待会之类的,纷纷找上门来,还找出各种各样投其所好却又让她不得不拨冗前往的理由来。这时候,叶山绫才意识到,数字图腾的这次高层全体会议,在全球范围引起了多大的重视。其他那些回到各自辖地的主管、总监、经理们,也都是这样,大家努力想从他们嘴里套出些什么来,哪怕是只言片语说不定都可以让一些人抓住机会。数字图腾坚持以技术研为展核心,但那么多年的声势积累下来,他们的影响力早就突破了纯粹的技术领域了,早就是一家在政治、经济等等领域享有声誉的庞大的企业集团了。这种情况让叶山绫越小心谨慎起来。

    好在没多久,“叶山玄”回到日本,大大分担了她的压力。吕璇乘坐的是数字图腾所属航空队的六架重型商务机中的一架,从飞机的级别上来说,比叶山绫的那架湾流高级了三五个级别,在数字图腾的系统里,重型商务机很少动用。数字图腾内部从来不遵循非常严格的层级制度,单纯是因为不见得需要重型商务机接近3oo人的载客量以及庞大的货运容量。

    叶山玄带来日本的是一整个团队,一个能够将他本来纯为兴趣而建立的叶山学会正式运作起来的团队,还有一个高水准的医疗团体,将他之前购置的那些设备,建立起来的那个微型医院也运作起来,从技术、商务营销、宣传、人力资源等等方面,这整个团队都将全心全意,为叶山玄服务。

    叶山玄到底要干什么?当他适时表示了一下以后从政的兴趣,大家就释然了。有强大的财团为依托,有叶山绫这样有着卓著声誉和良好的社会影响力的养母,有着少年天才科学家的名头,再加上他本身热爱运动,形象健康阳光,处事练达,靠着几年乃至十几年时间来培植自己的声誉和人脉,靠着叶山学会积聚庞大人气和声望,等他二十五六岁的时候,进入政坛恐怕会一帆风顺吧。

    数字图腾一直在日本国内谋求政治方面的利益代言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数字图腾经营的东西范围非常广阔,在专利、授权、金融流通、物流、人力等等领域都会受到世界各地不同政治空气的影响。数字图腾还是新崛起的军火商,这个身份就更需要各地强力的支持。可在日本,由于中日关系,由于数字图腾事实上是中国对日监视控制系统,海底基地等等一系列军事设施的核心技术供应商,能够不对数字图腾进行监控和限制,不少日本政客都觉得自己很有风度涵养了。数字图腾想要培养自己的代言人,或许就从叶山玄这么个各方面都很强悍的家伙开始。想想叶山玄现在就和自卫队方面,和许多高官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当初医院的小试牛刀更是让一帮大人物欠了他个人情。这么说起来,还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叶山玄带来日本的那堆人里,最重要的并不是那些个运营方面的人才,而是一组数字图腾情报部的精锐。各种各样数字化的信息,数字图腾情报部几乎都能够靠着各种各样的手段获取到手。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情报,需要靠着情报员们实地进行渗透、调查。尤其是各类机密信息,现在几乎所有掌握着秘密的组织都懂得利用特殊的方式将自己的秘密隐藏在某台和外界网络有着特殊链接方式的电脑上了,这些信息可不是黑客们能够轻易破解出来的。除了掌握情报,情报员们更可以通过和一些关键人物建立联系,获得更长久的情报支持和其他方面的事情,乃至于利用这些人,达到自己的其他目的:无论是建设还是破坏都是如此。

    这一组十二个精锐的情报员,一部分是数字图腾和安全局合作培训的人员,一部分则是数字图腾所属麒麟学院培养出来的。安全局的人在外勤方面有着天然优势,大多有着严格的军事训练背景,身手强健,意志坚定;而麒麟学院培养出来的情报人员,在身手方面可能略逊一筹,但每个都是计算机、心理学、行为学方面的专家,还有着各种其他的专长,同时,他们身上都有着浓重的学术气息,很少有人会真的把这些人当作是情报人员。这种天然的掩护让他们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的时候屡试不爽。

    将吕振羽即将来到日本,进行数场讲座的事情公布出去之后,叶山学会受到了广泛关注。吕振羽这些年深居简出,极少进行任何形式的讲课,在麒麟学院和数字图腾研究员里,也就极少数核心研究员能够参与到吕振羽的项目中。有一点大家都明白,吕振羽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程序员、研究者、研究项目管理者,以及最伟大的人工智能专家。所有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者,本质上都是循着数字图腾的研究路线在努力追赶,想要另辟蹊径,几乎不可能。尤其是最近几年来,虽然数字图腾一直没有更新智能核心,看起来是落后了许多,可真正圈内行家们都知道,数字图腾不知道多少年前,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就已经非常成熟了。经过那么多年计算技术的展,计算度数十倍于以前,全球网络带宽数倍于以前,数字图腾怎么可能固步自封呢?

    数字图腾兴起之后,原本在人工智能领域位居世界前列的日本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虽然日本的人工智能、机器人等技术仍然位居世界前列,但距离数字图腾的技术水准还有相当距离。

    现在,吕振羽要来日本开讲座,这可是许多专家学者们梦寐以求的机会。学习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通过一系列问题来试探数字图腾到底现在已经将研究推进到什么地步了。

    “我想请问一下,吕先生来日本,真的仅仅是为了进行讲座吗?”“叶山玄”来到自卫队的办公大楼之后,几位高级官员召见了他,非常严肃地问道。

    “当然……”吕璇淡然地开着玩笑:“不可能仅仅是为了讲座。我和吕总虽然相处得很好,但还没有这样的影响力,来让吕总为我的叶山学会撑腰。来日本,答应开讲座,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

    “哦?”几人互相看了看,问道:“方面透露下,吕先生的目的么?如果这违反了你的保密协定,还希望你考虑清楚其中的轻重。”

    “没什么不方便透露的。”吕璇笑着说:“这一次吕总是为了百代诚川的事情来的。在南美那边生的事情,让吕总对于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武器化问题非常担忧。数字图腾是全球领先的机器人供应商,这事关整个行业的形象问题。其他那些欧美企业,本来就都有军工背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可百代诚川,却一直是个民用机器人生产厂商,生这样的事情,就值得好好了解一下了。”

    “哦?为什么?”一个吕璇原先没有见过的中年官员问道。

    “因为……”,吕璇装作犹豫了一下,说:“因为,百代诚川的机器人,在南美那边的武器化,根据数字图腾研究院的分解测试结果,可能不仅仅是第三方进行的改装,很有可能是原生的武器化设计。”

    什么?在场的那些官员们都震惊了。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如果这是真的,那可是级巨大的事件。可接下来,吕璇说的话更惊人。

    “原生设计未必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归根到底,这不过是对机器人的指标设定而已。可百代诚川的计算核心,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可能是可以通过远程进行修改和控制的。”吕璇解释道:“数字图腾总部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一边调查了解,一边谈判沟通。希望拿到第一手资料,对这样的情况进行防范,避免出现机器人狂潮这种太恶劣的事件。毕竟,百代诚川由于其产品特性……市场保有量太高了。”

    吕璇坦率地承认,他带来的这批人里,就有进行调查的先遣人员。

    这下子,皮球可就踢到了自卫队方面。这种事件,也不是几个技术和情报官僚能够左右的,层层上报,一直达到了日本相这个层级,才算是有了定论:对于百代诚川,自卫队情报部平行进行同样类型的调查,对数字图腾的调查行动,不阻挠、不干涉、不支持、不合作……但希望通过谈判手段,和数字图腾达成部分情报共享。自卫队方面很明白,由于对人工智能的了解不够深入,他们必然会错过很多关键问题。要和数字图腾合作?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一定程度上的情报交换,却是可以商量的。

    吕璇在不知不觉之间,就为数字图腾的调查工作扫平了最麻烦的障碍。没有专门的情报机关的阻挠,吕璇才不相信百代诚川的人能够阻止他们的调查活动呢。

    百代诚川在全球范围只有三个总装厂,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澳大利亚,一个在札幌。机器人这类产品技术含量很高,和以前那些数码产品不同,不太可能把生产基地放到东南亚的那些国家去。放到中国去?如果百代诚川真的只是生产那些功能简单的机器人,他们还真不介意那个,在机器人技术上,数字图腾早就甩开了所有其他生产厂家不知道几条街了,压根用不着刺探百代诚川的技术。百代诚川最引以为豪的是机器人的触感和使用感受,可这些,对于数字图腾来说,真是不屑为之。但现在,百代诚川显然有着自己的小秘密,在日本,他们有足够的资源去掩盖,在美国,在商言商,没事情没有人会找他们麻烦,在澳大利亚,地广人稀,他们哪怕直接明着制造军火都不见的很快就有人知道。

    “百代诚川的三大总装厂都采用组件和材料外包,总装、程序录入、调试等流程,全部在三大总装厂进行。日本总部的总装厂规模最大,流程管理最为严格,也是他们进行产品设计、程序编制、动作形态汇编的唯一地点。”手下的调查员平静地向吕璇汇报这些基本信息:“机器人的研究成本很高,但功能之类的设置却又很隐晦。百代诚川的那些机器人,虽然我们的技术部门推断是原生的武器化设计,但从表面上看,原有的那些……呃……功能,其实都非常完整。腔体设计等等也都和原先几代产品并没有太大区别,就是材料和功能模块有一些其他内容罢了。如果不是有所怀疑,哪怕他们批量生产的就都是在南美那边碰到的武器化的机器人,外表上,测试上也不会看出来。所以,我们判断,百代诚川没有必要为了一部分武器化订单,秘密建造一个生产基地,并且建立一个隐秘的物流体系,那样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吕璇想了想说:“也就是说,其实对百代诚川进行调查,是基于那些机器人是百代诚川的原生武器化设计,而非别人的私下改装,是这样吗?”

    调查员笑了笑说:“是的。机器人里灌录的程序经过技术人员破解,觉得编制程序的人对百代诚川的产品了解非常深刻,程序的风格和百代诚川一贯的程序风格比较类似。虽然不能判断就是同一个团队的作品,但绝不可能是对百代诚川的内部流程一无所知的人干的。这是翟总的判断。另外,战斗牵涉到许许多多的动态捕捉,使其行动能够自然流畅,这些比程序本身更复杂,需要一个设备齐全的研究中心。要建立这么个研究中心,要花多少钱,您比我清楚。”

    吕璇笑了笑。很少有人能够在科研方便比他们一家更奢侈的了。数字图腾总部研究所自然有着全世界最为先进和周全的研究体系,在东山堡,吕家自己又建了个,设备更新上甚至有时候会比研究中心那边更快。研究中心的设备更替,还要考虑成本,考虑到是不是真的需要,有多需要,哪怕决定要买或者要建造,也要经过公司内部的流程。可吕家决定要买什么,只需要吕振羽夫妇,吕璇,吕莳他们几个签字就可以了。吕家,显然是不会缺钱的。

    他们的研究系统,用来补充和丰富总部的研究,用来帮助吕璇、吕莳在运动领域的提高,也用于测试岳羽、青青、达摩、陈椴、阿翔以及郑时文这几个羽族每次更新硬体或者是调整过程序之后的表现。吕璇很清楚,这样一整套的研究体系到底要花多少钱。

    调查员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立刻乘热打铁地建议道:“所以,对百代诚川的札幌工厂进行一下摸底式的潜入调查,应该还是很有必要的。我们在积极准备工厂的图纸、保安系统这些方面的资料,至于需要的人员和器材,只要您批准了,应该都不会有问题吧。”

    吕璇在数字图腾里的权威已经建立了起来,不管从私人身份,还是能力、职位上来说,吕璇的决定都会得到非常高的执行优先级。他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知道调查行动需要随机应变,但是,事先必须将行动计划告诉我。”吕璇说。

    “这是当然的。”调查员说:“其实,我们几个商量之后,觉得最好您能够参与到行动里。”

    “哦?为什么?”

    “潜入之后,肯定需要破解对方系统,了解各种研究成果,实验报告,并且做出判断。我们没有这样的技术能力,显然,整个数字图腾能够有这样的技术力量,还要能够伴随我们行动的人,不会太多。既然您可以,没有必要舍近求远。”

    “好,我同意。”

    吕璇笑着和调查员握了握手,目送他走出了房间。数字图腾的调查员人数虽然少,但个个都是好手,其中一些人的能力,甚至要过国家情报机关的外勤人员,尤其是技术能力和使用各种最新锐的技术装备的能力更是如此。在他们背后,还有全世界最强的程序团队、黑客团队,以及包括安迪、达摩这样强悍的指挥者和执行者。

    数字图腾也没仅仅针对百代诚川,其他几个机器人生产厂家同样受到了密切关注。但最先取得突破的,却还是在百代诚川。百代诚川他们的许多行动和买卖,让数字图腾的情报员们简直不能理解:太草率太不注意保密了。

    百代诚川以为自己能够将一些有问题的交易隐藏在数量庞杂的普通交易里,毕竟他们做的产品比较“特殊”。如果是其他部门去调查,或许真的被他们的这些掩护工作漏过了,但数字图腾拥有的是全世界最强大的计算系统。一笔笔地比对各个交易,立刻将详细的交易图谱拼凑了出来。有相当一部分不同总装厂出来的货物,最终流向的地点却是一样的,就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有百代诚川的组装厂,但一部分货物却要从札幌送,还都是澳洲本地工厂同样在生产的型号,凡此种种,都暴露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

    经过一番评估推断,加上上海的数字图腾总部对之前缴获的机器人的分析,吕璇和他手下的情报员们,推断百代诚川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在札幌。虽然澳洲和美国的总装厂同样在生产有问题的,军事化的机器人,以及一些智能标的机器人,但唯有智能核心,完完全全是在札幌灌录的。经过对札幌的工厂的各类数据分析,现用电量指标和实际生产力指标有多达5%的差异,唯一能够解释得通的,就是在札幌,有一个大型计算系统,或者是智能实验室,在为其他两个工厂提供有问题的智能芯片。

    可问题是:为什么呢?

    百代诚川从建立至今的股权变化,那些联系起来的核心人物名单并没有给出这个答案。只是现,种种变化大致从十年开始,先是采购方面生的变化,开始逐渐使用一些规格比较特殊的零部件,而后,这种变化才向着其他方面延伸,尤其是朝着研方面延伸。数字图腾的所有员工都明白,原生的优良设计和事后的反复改进,意义是完全不同的。6年前,百代诚川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机器人架构标准,在支架/骨骼系统,智能系统,感官体系等方面都稳定了下来,再不是之前一个型号就是一个独立设计。从这时候开始,百代诚川的产品种类和数量才开始爆,有了坚实的底层机械系统和智能系统,研部门之后几乎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拟真”方面,能够在相对单一种类的“服务”类机器人上做到如此大的规模,百代诚川在拟真方面的钻研功不可没。

    但是,这六年,却也是百代诚川的产品开始渐渐走向军事化的六年。现在百代诚川采用的骨骼系统,替换了高规格的合金材质之后,立刻就符合军用标准,加上标的智能,直接就变成了数字图腾曾在南美遭遇的那种玩意。这里面要说没问题,谁都不信。

    大致了解了一下脉络,吕璇稍等了几天进行准备,等着预定的器材到位,就和两个调查员一起准备深入百代诚川的札幌总部去看看了。可没想到的是,玛丽也决定要去。玛丽笑嘻嘻地说:“我跟在你身边也很久啦。太闷了。现在身体调养得不错,脑子……你也知道有多好用的。我当初也是受过渗透等等的训练的,放心好了,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吕璇拿玛丽是没办法的。而且还不止玛丽,还有玛丽亚、玛丽安……这些个“批量生产”出来的让人头痛的家伙们。波士顿医疗集团和数字图腾恢复关系后,其实两边都在有意无意为吕璇和玛丽制造机会。玛丽始终在吕璇左近晃荡着,让人也没什么脾气。而且,吕璇可算是拿准了玛丽的脾气,要是他敢说个不字,说不定她就会自己一个人先去探探。以玛丽她们几个的能力,百代诚川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可还真拦不住她们。

    于是,吕璇无奈地答应了下来,然后转身就让陈椴一起加入到刺探的行列了。

    月黑风高夜,吕璇带着玛丽和陈椴为一组,另外还有四个小组在外围活动,其中一个小组负责在外围搞出些动静来,吸引百代诚川总部的保卫力量的注意力。一个小组去办公楼,获取百代诚川行政、人事和财务方面的信息。一个小组负责厂房方面,去获取生产、物流方面的信息。至于技术中心,自然是交给了吕璇、玛丽和陈椴。除了他们几个,阿翔、达摩在外围随时准备支援。为了这次刺探,数字图腾算是集中起了最强大的力量。

    “好了,我屏蔽了红外感应装置。2o秒后重新启动,你们度。”无线电里传来的是吕振羽的声音,让吕璇一阵愕然。

    “老爸你搞什么啊?怎么你来破解系统了?”吕璇也没想到,这次提供远程技术支援的居然是吕振羽。吕总现在应该忙得很啊。

    “无聊了,消遣下。”吕振羽平淡地说:“别浪费时间,快!”

    吕璇并没闲着,和老爸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突入到了百代诚川的技术中心大楼门口了。他的手接触到门把的一瞬间,电子密码锁咔嗒一声,自动打开了。吕璇叹了口气,纯粹说电子技术等方面,自己仗着脑子灵活、年轻、精力充沛,已经并不弱于吕振羽了,可在这种具体的行动中,吕振羽对行动细节的掌控,在时间、节奏上的控制力,简直是神乎其技。

    吕璇没时间感叹,直接带着玛丽和陈椴钻进了大楼。

    大楼里还有人在上班的。一家大型国际型企业的核心部门,当然会不断有人在加班。

    “我们分头,椴儿,你三楼,玛丽,你二楼。一楼和地下室交给我了。”吕璇吩咐道。

    吕璇将罩在外面的黑色夜行衣脱了下来,塞进手边的公文包。他里面穿着的是一整套的西装,但衣服并不非常整洁,甚至还有一些方便面汤汁、口水、油污之类的痕迹。吕璇自小在数字图腾的研究中心玩到大,对于技术流死宅男的德性见得太多了,这么一弄,立刻像是在研究中心加班加到死的研究人员了。

    陈椴的换装更简单,她可是羽族……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和最先进的机械技术的结合体。她的脸部肌肉和支撑面,都可以根据需要进行微调,一瞬间,就换了张脸。

    玛丽看着两人如此轻易地就改换了装束,羡慕地叹了口气,按下了衣服手腕上的按钮。她身上穿着的是可变光学迷彩的战斗服——数字图腾研究中心军事科技研究所步兵科的最新产品。拉上了头套,带上了特制的防护眼镜,虽然不可能真的隐形,但再借助灯光和环境特点,躲开一些别人的探视,一点都不难。

    玛丽和陈椴两人分头去探查,吕璇也开始了自己的行动。他叼着根牙签,睡眼惺忪地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的走廊,施施然地穿过办公室中间的走廊,到角落里一台空着的电脑边上坐下。一楼是软件开组,向来是人员流动最快的组,加上吕璇的做派几乎毫无破绽,自然没什么人留心他了。

    打开桌子上的电脑,吕璇飞地将电脑链接上自己随身带着的电脑上,飞快地操作起来。不到一分钟,系统就破解完毕,接入了一条远程链接,吕璇就将电脑的控制权交给了自己的父亲吕振羽。

    “哟呵,”耳机里传来吕振羽讥讽的笑声:“你忙你的去,百代诚川的系统还不错。c级防御,b系智能呢。”

    b级智能?吕璇的眼睛眯了起来,起身离开了。这里面有问题,智能水准高一个档次,对计算资源的消耗都是以几何级数上升的。吕振羽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将岳羽从一个栖居在台式机、服务器里的存在,变成一个看起来活生生的人体。这里面经历的变化展,吕璇自然清楚。b级智能用于系统防护,那百代诚川肯定有更高层级的智能用在其他领域,a级?s级?那基本上就意味着,智能水准是等同于人,高于人的,并且已经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或许能够有了一部分的情绪情感。从百代诚川的业务来看,他们的产品似乎用不上那么高级的玩意。

    “地下室那边有问题。”在外围支援的阿翔在电话里说道:“地下有个庞大的半天然空间,现在和百代诚川的地下服务器机群连接在一起了。应该是另有一套体系。”

    “为什么才现?”吕璇抱怨道:“那这不是很麻烦嘛。”

    “外围破解到了百代诚川的资料,现当初改动地质资料的花费清单,这才现的。”阿翔也很不好意思,这种突情况什么的太讨厌了。

    吕璇叹了口气,说:“我还是去看看。”

    既然现有这种空间,入口就不是问题了,吕璇在地下室的一个工具柜里,找到了通向下方的电梯。

    地下室和这个更隐秘的底下空间,居然没有人值守?吕璇有些奇怪。地下空间被休整成了椭圆形的工作环境。外圈是各种柜子,实验器材,电子元件和各种工具、仪器,最中间则是一堆高性能电脑,围拢成一圈。吕璇小心翼翼地扫视了一周,确认的确是没有其他人存在,才缓缓走向中间。

    电脑系统没有等他靠近,就自动启动了。并非屏幕上的投影,而是围拢成一圈的电脑中间的那台全息投影装置开启了。

    淡蓝色,极富科技感的光束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张人脸,一张看起来有些苍白的脸。吕璇注意到,地下空间的穹窿上,打开了许多个开口,弹出摄像头、声音采集装置和音箱,构成了一个全方位的人机沟通体系。

    “你是谁?”蓝色的光脸开口说话了,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似乎有意要形成一种压制。

    这种招数对吕璇可完全不管用。研究人工智能的家伙怎么可能不了解心理学?设计这个空间的家伙,硬是要弄成这种俯瞰众生,仿佛神明驾临大地的感觉,却又要隐藏在底下空间。哪怕明知道碰到了入侵者,却也不打响警报,而是自己出面交涉。这可是个极端复杂的人格呢,极度自信,却又极度自卑,可能还很容易走极端。

    想到这样的性格,看看眼前那张因为透明地悬浮在空中而有些变形的脸,吕璇翻了翻白眼,问道:“科菲尔?”

    “当我还有身体的时候,我的确用过这个名字。”眼前的光脸毫无表情地说。“你呢?叫什么?”

    “吕璇。吕振羽的儿子。”吕璇硬梆梆地说。

    光脸一片沉默。

    “怎么变成这样子的?”吕璇嘲讽地问。现在,眼前的这玩意显然是没有实体了。

    “技术的展让我有了一个可能性:用电路来模拟人脑,这是一条没有人走过的道路。而我,运气还算是不错。这恐怕是整个人工智能领域最为神秘的一个分支了。”

    吕璇嘿嘿一笑,说:“科菲尔当初不是死了么?”

    “但大脑是完好的。当时,人脑链路的创想早就有了,但没有人去付诸实践。直到我,还有我的资助人。”

    “资助人?”吕璇愣住了。他已经走到了那圈电脑的边上。工作台上摆着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资料、文件夹,而他一下子瞥见了一个名字:拉·伯雷。一个原先跟随科菲尔学习,帮手的家伙,在科菲尔和他所属的势力烟消云散之后,只有他坚持下来,一直在手机科菲尔留下来的各种物件,东西,技术资料等等。拉·伯雷对科菲尔,有着一种近乎宗教的虔诚。“拉·伯雷?就是挖了科菲尔的坟,盗走尸体那个?”

    “是啊。他一直有一个梦想,为科菲尔复仇,建立一个比吕振羽所创作的‘羽’更尖端更聪明的人工智能;完成科菲尔的梦想:一个理想化的数字世界。现在,已经很接近了。”

    “哦?”吕璇笑着问:“很接近了?何以见得?”

    “拟脑链路技术,是通过软件和硬件的结合,全方位重现人的大脑的各种功能的技术体系。优点在于分区多重计算能力强,多线程工作能力强,以及在理性和情感方面的重现,相比于其他技术路线,有巨大的优势。我知道,现在纯粹的人工智能系统已经不吃香了,神经计算技术开始得到重视,人类,将来自身都可能成为计算系统,或者是计算网络系统的一部分,大脑的资源,也会被分享。拟脑链路技术,天然是为那个时代准备的。从现在的计数条件来看,拟脑链路能够滤除不必要信息,一般的攻击对拟脑链路完全没有作用。”

    “所以,一旦系统启动全面攻击模式,现形的网络将很快陷入到一片混乱中去。”

    光脸平缓地陈述着。

    “当年就是个锉人,现在还在做梦。”吕振羽在耳机里吐槽地说:“阿璇,把我的声音放出去。”

    吕振羽的声音让光脸瞬间僵住了。拟脑链路的确是个很纠结的技术,虽然先进,但吕振羽很早就放弃了。因为拟脑链路有一个问题:它必须是拟态的,而非原创设计的。人类可以划分大脑的功能区,却至今无法完整勾画整个大脑的功能,哪怕神经计算计数,也不过是在一小部分大脑里动脑筋而已。人类无法设计一个大脑出来。于是,拟脑的底本就变成了大问题,一个聪明、健康、没有心理问题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实际上压根无法产生一个没有问题的拟脑链路。或多或少,底本潜藏在大脑里,最深处的东西,明亮或者肮脏,都会在拟脑链路里同样体现出来。拟脑链路必须是用人的大脑为底本,那也就无法做到完全的理性、客观,也做不到规避掉人可能存在的各种精神问题。用科菲尔的大脑为底本……在吕振羽看来,那真是疯了。科菲尔的神经可真不算正常啊。

    “我是吕振羽。科菲尔,还记得我吗?”吕振羽的声音在整个空间回响起来。

    “记得。”光脸出现了一阵波动。程序的运转在那一瞬间,似乎凝滞了。

    “拟脑链路……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再见面。”吕振羽的声音非常稳健:“你应该明白,拟脑链路,这种半吊子的技术,是不可能赢过我的。”

    “哈哈,吕振羽。没想到,你现在倒是一点都不谦虚啊。”

    “为什么我需要谦虚?”吕振羽换换说道:“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我,你,那个理查德·戴克,林容海,还有许多其他各种各样,来历不同科学工作者们一直在努力成为的……一个神。不是为了统治什么,而是为了创造什么,创造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创造的东西:一个真正的灵魂。”

    灵魂是什么?到底是物质还是精神,到底有没有实体?这个问题多少年来一直困扰着一代又一代的哲学家,以及现在的科学家。到了现在,像吕振羽这样的研究者,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无法界定学科边界的问题:灵魂是什么?灵魂仅仅是一个独立的意识?还是有着各种形态的别的什么?现在,人类已经可以自有地创造身体部分,如波士顿医疗集团搞出来的种种花样,但对于人的意识的了解却仍然浅薄。全世界对于意识、精神层面了解最深的,可能就是以吕振羽为的数字图腾的研究团队了。可他们同样受困于到底灵魂是什么,到底该怎么创造灵魂……

    人工智能已经展到了一个极限,对动作、动态的研究只能让包括岳羽、达摩等等在内的智能生命表现自若,却无法让她们展示出别的一面,某些叫做气场、精神感染的一面。程序、精密机械,都无法突破这个关口……人工智能是有感情的,一种被强大的理性压抑着的感情。他们是有记忆的,只是不会忘却……这样那样的区别,让吕振羽等人纠结了不知道多少年,尝试了多少种方法。吕振羽当初答应小羽,让她有一个身体,能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恐怕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多做那么多……有时候,一个人到了这样的境界,注定是孤独的。

    吕振羽要露脸和科菲尔聊聊,未尝没有这样的意思。那么多年来,真正让人记得住的对手,真正触摸到了一点别人没想到的境界的,可能也就是这家伙了。

    “也许吧。”忽然间,整个百代诚川的札幌总部响起了刺耳的警铃声。光脸终于决定要结束这件事情了。

    “阿璇,怎么回事?”耳机里玛丽和陈椴几乎同时问。

    “地下室,快!”吕璇吼道:“其他小组,立刻撤离。”

    “没事的。”吕振羽的声音很淡定:“要切断警报还不是小事一碟?”果然,声音应声而断。其他几个小组有条不紊地开始进行撤离,但保安还是开始认真巡视起整个总部地区,一部分军事化的机器人,也持着武器出现了……

    “我一直有一个计划,我想掌握真个网络世界。当年你破坏了我的计划,现在,你还能做什么呢?在吕璇进入这个房间的一瞬间,我就启动了早就设置好的安排。一个小时以内,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各种额,机器士兵们,会开始‘执行任务’。尤其是百代诚川出产的这些东西。唉,你都很难想象,那些或许有阻止我的能力的家伙们,到底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到了什么程度?他们好多,就是这家公司的产品的用户……明天早上,就会有人现他们的尸体了。也许……会更久一点?”光脸洋洋得意地说:“反正,他们平时也不怎么露面。”

    “另外,对整个网络的攻击计划,立刻就要开始执行了。的确,吕振羽,你是天才的程序员,可你能怎么对付我呢?”

    这个时候,地下空间的门被打开了。玛丽和陈椴一起冲了进来,玛丽手里已经拿起了冲锋枪,目瞪口呆地指着光脸。

    “科菲尔?”陈椴对这张脸很熟悉了,惊叫道。

    吕璇点了点头,说:“尝试链接线路,立刻破解。”

    “破解?”玛丽一听,拿着冲锋枪朝着面前的一圈电脑就扫了过去,不过没有任何效果。上面这些工作台和电脑,都只是给少数几个进入过这里的人使用的。真正的主机组,就在他们脚下,隔着厚厚的地板,一时之间是不可能破坏掉的。露在地面上的,只有中间的投影仪,和边上的几个数据接口而已。

    “哈哈,还真是可爱。”光脸笑着说,那表情真实,却很狰狞。

    顶端的穹窿打开了更多挡板,一挺挺冲锋枪弹了出来,指着场内的几人。

    “吕振羽,你的孩子,就要死在我手里了。”

    “你解决得了么?里面的情况。”吕振羽的声音依然稳健,这是在问吕璇。“外面一大摊子破事,我来搞定。达摩和阿翔很快就到你这里。没顾忌了,放手干,怎么都行。有我呢。”

    “好。”吕璇点头说。

    他朝着电脑接口的地方扑了上去,有电脑,有接口可以进去,他一直是很自信的。他是数字图腾研究所里泡大的孩子,有电脑在手里,他就有这个世界。

    “加油。”吕振羽切断了和吕璇的联络。在远在上海的办公室里,吕振羽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过了那个能够在极端条件下,几个小时内输入数以万计的命令行,和科菲尔制作的病毒对抗的年纪了。他的确是老了。头脑磨砺得清晰分明,但身体却骗不了人。哪怕他有着常的体力,可衰退还是在进行中。

    老兵不会死,他只是渐渐凋零……不知道怎么的,他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然后,他放在键盘上的手活动开来……一串串命令,像是被激起的涟漪,一圈圈地在网络上传开……

    岳羽、青青两人就坐在吕振羽的对面。她们没有在脑后接上一根线来输入,而像是普通人,手按着键盘,挑战着极限的度和准确度……有她们在,吕振羽还是很安心的。几分钟后,整个动员起来的技术团队在总监翟佳雄的领导下进入工作状态,开始掌控整个网络,全世界的网络。和光脸争夺每个机器人的控制权……很快,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技术团队都接收到了数字图腾的情报通传,一个个情报机构开始行动,一支又一支小规模的战斗团队出,不断扑杀那些有异动的机器人。

    时代不同了,吕振羽的号召力,比起多少年前和科菲尔战斗的时候,绝不可同日而语。他也没有天真到,要将全部损害都压制下来,只是控制在可以接收的范围内就行。全世界范围多少悲剧在生着?不差机器人暴乱这一条。

    他只有一点担心:吕璇能行么……

    陈宁将一杯热茶放在吕振羽的手边,刚好是他再怎么疯狂击键都不会波及到的位置。吕振羽的笑容有些疲惫。

    吕莳在隔壁房间里,看着安迪等人指挥着数字图腾能够影响到控制到的力量,进行各种战术安排。她也在担心,担心那个和自己一起从老娘肚子里跑出来的家伙。

    “22秒……”陈椴艰难地说。陈椴还是第一次在吕璇面前,抛开自己完全人类式的外表,将自己的金属骨骼系统都展示了出来,她将整个外部的护甲都展开了,张开成一道小小的天幕,挡在了吕璇和玛丽的头上,为他们挡住了弹幕。子弹打在她的身体上,没有疼痛,只有一道道数据流,让她知道自己的损伤,知道自己还能为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坚持多久……22秒……仅此而已。

    吕璇甚至没有时间抬头,他也没有那样的勇气,去看那个露出了金属骨架,被子弹打得处处在冒着火花的陈椴……无论如何,在他眼里,陈椴都是美丽的,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这无关他或者她到底是什么,无关她是不是为他而诞生,而“长大”,只和他们两个那么多年的相处有关。他是他,她是她。仅此而已。

    来得及吗?要是来不及的话,和椴儿一起死在这里也不错吧?

    “不要死啊。椴儿。”这一刻,吕璇和玛丽,却呢喃出了同样的话。

    一根电线从玛丽的脖子后面被抽了出来……玛丽毫不犹豫地将电线插进了接口:“不要忘了我哦。以后就要玛丽安她们照顾你了。”玛丽的脑子里有神经计算回路,这是任何计算机在度上都无法相提并论的了。而光脸……不是普通的计算系统,却是玛丽可以尝试着去对抗,去攻击的玩意。即使她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玛丽将嘴唇印在吕璇的唇上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僵直住了,倒在了地上,探出陈椴的防卫的腿上,立刻挨了密密麻麻十几颗子弹,整条左腿小腿几乎被打碎了。

    “十一秒……”“玛丽!”即使是悲戚地呐喊,吕璇都不敢让自己的双手离开键盘,每一秒都至关重要……

    “十”“九”“八”“七”“六”

    “五”“四”

    “三”

    “二”

    “一”……

    一年以后,数字图腾召开了全球范围的机器人与智能生命体标准。在大会上,吕璇作为数字图腾的执行副总裁表主题演讲。对于之前爆的机器人动乱和相关的其他计数隐患,数字图腾提出了全面的解决方案。全球范围,以后这方面的生产标准,将由数字图腾来掌握。

    几千人的大会场,总有一些角落里,有人不专心听讲。

    “玛丽,你的腿什么时候能养好啊?”

    “妈的,我也想知道啊。坐轮椅一年是什么滋味啊。真难受。”

    “切,拟脑链路和神经链路结合在一起了,你还不是随便晃荡到哪里都能玩。身体挂在营养舱里不就好了?”

    “椴儿,你现在喜欢用萝莉版本的机体也就算了,别连脑子也萝莉化好不好?这不是时间的问题!有些事情,是需要健康身体才能去尝试的!”

    “小声点……真丢人。”

    吕璇朝着她们这边看了看。不过,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应该没听到什么。


如果您喜欢,请把《数字生命》,方便以后阅读数字生命64. 结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数字生命64. 结果并对数字生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